• 2013-04-11

    - [瞬间空白]

     

    快22点的时候,人群终于走了,他坐在沙发上突然就颓了下去。


    是的,其实他并不知道刚才坐在身边的人群到底从哪里来,他只是参加了一场莫名其妙的聚会,素不相识的男男女女坐在咖啡馆的长沙发上,两张三人沙发,对望,一侧加了三张椅子,来的晚了的人则被分配到这三张椅子上,另外一侧是一对能推开的窗户,矮矮的,刷着墨蓝色的油漆。

    桌子上早已经被来的早的人群摆满了东西,茶杯,玻璃水壶,瓜子,还有盘子,一盆绿植蔫蔫的,就跟他自己一样。桌子是方形的白色木头矮桌,四个棱一样长短,人群就这样被分割整齐。

    服务员来来去去多次,一位年长的人说要喝鸡尾酒,那好吧,他想,那我应该也点一杯酒,但是点什么,他不清楚,于是拿着餐单走到了吧台,“这个,酒精含量会高一些”,他指了指那款酒,说,就这个了。

    长岛冰茶,五种烈酒加冰混合后加入可乐,喝起来有点甜,但是五种酒精确实有些冲。

    他不是来的最早的那个,或许是第五个到场的,带着眼镜,穿着衬衣,拿了简单的包,点完东西后,他指着吧台一侧的墙角问,那把吉他,我能弹么。服务员低头忙碌,说了句可以的。

    哦,忘了说,他其实是参加了一场陌生人的聚会,应该此生就此见这些人一次,再也不会有所关联,想到这些后,他觉得这也是场安全的会面。一桌,有男有女,大约年龄在30到40之间,他没有太参与他们的对话,只是看了看,反正终究会不记得,他这么想了之后,也倒是能微笑出来。

    每个人点了各自的饮品后便坐在位子上,最为年长的那位应该是组织者,他们分别被要求做了自我介绍,这点他有些介意,于是介绍自己的时候寥寥无几的词语便结束了,不想被人记得,安安静静的度过这点时间就足够了。

    男人们,女人们开始嗑瓜子聊天,他看了一眼桌面,凌乱不堪,地面上也洒落了不少瓜子皮,他皱皱眉,这里本不应该如此。9个人,一共点了4杯饮品,这也让他想加速结束这场会面。漫长而焦灼,他们在聊天,他喝光了酒,站起来走向吧台一侧,拿了吉他小声的弹了两下。落地窗边,有人在学习,或许会吵到他,于是拎着吉他又回了自己的位置,没有作声,等着所有人散去。终于在快到22点的时候,他们收拾了东西,准备离开。道别,再见。

    他收拾了身边的包,等人群走光,终于松了一口气,把自己放在了沙发里面。服务员开始过来扫地收拾桌子,他说,请帮我拿个烟灰缸好么。声音很轻,就如同服务员会拒绝他一般。

    当然,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,烟灰缸拿了过来,他起身走向隔壁桌,这样她们好打扫刚才狼藉的一切——地面,沙发,所有所有。他把自己再次放在了沙发里,呼了一口气。右侧的窗户是推开了的。世界又安静又舒适,太棒了。点燃一根烟,抽完,弹了两下琴。第二根烟点燃的时候,他打起了电话,这时已经快22:30,店里只剩下两桌客人,而有一桌已经起身要离开。

    或许应该做点什么,打电话。

    就像保护色一样。

    他在电话这头没怎么讲话,拎起了吉他走向吧台一侧,轻轻的将吉他放回原位,背上了包推开了咖啡馆的大门,门上的铃铛叮铃铃的响起,左脚先行迈出咖啡馆。背后传来一个女声。

    慢走,欢迎下次光临。


  • 2013-03-16

    静好 - [图叙]

     

    1.

     

    2.

     

    3.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岁月静好,这样的词早已经被人说烂,但不妨碍,这个词语的美好。

    近半年来的混乱作息和生活状态让人疲惫不堪,三月,休了年假,去了南方,去了乡下。

    阳光和空气,免费且让人欣喜。

    夜晚乘夜航回到北方,如释重负,有时候想想,那一番恶语,

    真的我要谢谢,谢谢那些词汇,语气,我的深呼吸。

    它让我得到了久违的宁静,然后现在的一切,静好,刚刚好。

     

    我依然期待着,某天店里门上的铜铃响起,我抬起头说声欢迎光临,

    对面的人走近,然后冲我微笑,我心中思量,你总算找到我了。